非遺與旅遊融合的五大類型

2020-02-23 世屹 1383

2018年6月,文化和旅遊部部長雒樹剛在全國非物質文化遺産保護工作先進集體先進個人和第五批國家級非遺代表性項目代表性傳承人座談活動上提出要推動非遺與旅遊融合發展,充分發揮旅遊業的獨特優勢,爲非遺保護傳承和發展振興注入新的更大的內生動力[1]。2019年6月,首批十個非遺與旅遊融合優秀案例發布[2]。這些案例能夠從各省推薦及自薦的150個候選案例中脫穎而出,在非遺與旅遊融合實踐中具有較強的代表性。有的是家喻戶曉的地方傳統節慶民俗活動,可周期性地吸引周邊及外來遊客,已然成爲帶動當地旅遊及相關産業的核心要素;有的則全域範圍推進“非遺進景區”,活態遺産與建成遺産緊密組合、鄉土文化與自然景觀有機融合,極大豐富與提升了旅遊體驗,推動了當地旅遊産業的高質量發展。

5e51f6e41ef97.png

文化和旅遊部黨組書記、部長雒樹剛講話


通過對這些典型案例及各地相關實踐的調研分析,當前非遺與旅遊的融合主要呈現以下五大類型:

一、非遺節事旅遊:“錯過等一年”

節事旅遊,或稱事件型旅遊,是指以節日、盛事等的慶祝和舉辦爲核心吸引力的一類旅遊形式,可分爲傳統節事與現代節事兩大類。而其中的傳統節事即多半隸屬于非物質文化遺産範疇。在我國,與節事相關的民俗類非遺資源非常豐富。據不完全統計,在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項目中,各地傳統節日、民族節日、祭典儀式、廟會書會、燈會花會等民俗活動就有197項[3],而省、市、縣三級非遺名錄中節日民俗類項目的數量更大。春節、元宵節、清明節、端午節、七夕節、重陽節等中華傳統節日在大江南北都有形式多樣、內容豐富的民俗活動,京族哈節、傣族潑水節、彜族火把節、黎族三月三、苗族跳花節等少數民族節日各具特色、風情濃郁,天津皇會、廠甸廟會、秦淮燈會、馬街書會、洛陽牡丹花會等民間文化活動源遠流長而又喜聞樂見。

在本次評出的優秀案例中就包括有江蘇南京的秦淮燈會、四川涼山的彜族火把節、湖北鄖西的七夕節等非遺節事旅遊類案例。例如,秦淮燈會是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項目,曆史可追溯到六朝初期,元宵夜遊觀燈的風俗延綿千年,花燈似海、人湧如潮,記述燈會繁盛場景的曆代詩詞、民間故事比比皆是[4]。自1986年秦淮燈會恢複以來,已連續舉辦33屆,累計吸引遊客1.5億人次;今年燈會期間,燈彩銷售額超過1000萬元,老城南區域旅遊綜合收入達100多億元,占秦淮區全年旅遊總收入的近20%[5]。

5e51f6f7cee43.png

秦淮燈會國家級非遺傳承人顧業亮制作彩燈

實際上,大多數節事民俗活動都是民間盛行、聚合人氣、促進交流的群衆性文化活動,適于擴展參與範圍、全民共歡共度。推廣這些節日也可促進該項節事及相關文化事項在當代的活態傳承,符合非遺保護的初衷。與此同時,節事旅遊又具有時空限定、資源排他等突出特點,易于轉化爲地方特色旅遊資源,許多非遺節事活動已然在特定地區形成了周期性的旅遊熱點。與其憑空“造節”,不如將本鄉本土世代相沿的節日民俗充分挖掘、有序傳承、合理拓展,營造本地人認同、外來者共享的節日文化。

二、非遺進駐景區:提升體驗“金鑰匙”

景區是旅遊生態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直接決定了旅遊目的地的吸引力。特別是觀光型旅遊,以參觀、欣賞自然景觀和民俗風情爲主要目的和遊覽內容[6],往往以旅遊景區作爲核心的觀光活動區域。但截至2018年末,全國僅A級景區就達到了11924個[7],鄰近地區、類型相同的景區間競爭不斷加劇。旅遊者對景區的資源禀賦和消費體驗同等看重,兩者共同決定了景區的首次吸引程度和複遊率;與此同時,遊客消費習慣日益理性化,從過去的“紮堆”熱門景點變爲更加注重旅途體驗,對景區觀覽內容和服務品質都提出了更高要求。

在這一行業發展背景下,越來越多的旅遊景區將當地非物質文化遺産列入特色資源目錄、納入主幹景點線路,並將其作爲增添感官享受、提升互動樂趣、加深文化體驗、擴展求知收獲的主要舉措。例如,各地都有地域代表性的民樂民歌、舞蹈雜技、戲曲曲藝等傳統表演藝術,這些大多都隸屬于非物質文化遺産範疇,是外來者感受風土人情、欣賞多元文化的生動載體,也是旅遊演藝及景區景點演出項目的核心內容。非遺展示體驗項目的入駐,實現了人文資源與無形服務的同步提升,使得遊客從單純性的觀光遊行爲升級爲多元化的休閑體驗遊。

在本次評出的優秀案例中,江西省婺源縣全域4A級以上景區均有非遺項目常駐展示,福建省龍岩市“非遺進土樓”將世界遺産永定土樓提升爲不同主題非遺展示體驗場所,陝西省韓城市依托司馬遷祠景區“民祭史聖”活動傳承國家級非遺項目“徐村司馬遷祭祀”都隸屬于此類型,全域性推進非遺資源與景區景點的有機結合,以期達成非遺保護與旅遊開發、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的雙贏局面。

日益常態化的“非遺進景區”,使得靜態觀光型景點與動態體驗型展項相串聯,欣賞型自然人文景觀和參與型生産生活場景相銜接,全面升級景區遊覽線路,滿足旅遊消費者感官體驗、認知探索等深層次需求;也爲非遺傳承人及從業者增添了展演平台,從增加謀生和傳藝渠道、擴大項目知名度等方面獲益,因而這一類型也是非遺與旅遊融合最爲常見的類型,易實現、易見效。

三、建成遺産+活態遺産:傳統聚落“活起來”

人類聚居的地方稱爲聚落,而傳統聚落即是曆史上人類結合自然地理條件聚居而成的生産生活區域,已然形成本土化特色鮮明的人居建築、景觀環境等建成遺産;而那些仍舊保留有人群居住和活動的傳統聚落,通常又是鄉土知識、民間藝術、傳統風俗等活態遺産密集的地區。有學者就認爲,傳統聚落是中國社會結構的基本細胞,也是社會人群聚居、生息、生産活動的載體[8]。保護這些傳統聚落,就是保護人類居住地及文化傳統的多樣性;而這些承載文明記憶與人類智慧、極富地方特色和生活氣息的區域,又是“文化深度遊”的最佳目的地。

傳統聚落可分爲傳統城市和傳統村落兩大體系[9],具體包括有古城、古鎮、曆史文化街區、傳統村落等。在本次評出的優秀案例中,浙江舟山的東沙鎮、貴州凱裏的麻塘寨都隸屬于這一類型,承載鮮活生産生活實踐的古村鎮,讓遊客完全沈浸于當地特有的文化場景之中。例如,東沙是個古漁鎮,漁民世代相沿“謝洋節”,到了每年的休漁期,家家戶戶都會置辦“謝龍水酒”祭海謝龍王,並和全村同慶。如今,這一當地民俗在旅遊的帶動下得到更爲廣泛的延續,並形成了“東沙弄堂千人宴”這一旅遊文化品牌。

5e51f713f360a.png

東沙古漁鎮


古城、古鎮、古村要保存風貌與肌理,更要延續文脈與生機,巧妙利用旅遊人氣維系當地非遺資源的存續、促進地方鄉土文化的流傳,就使得傳統聚落“活起來”,繼續具備承載活態文化的能力。

四、非遺主題場館、景區:“非遺C位出道”

近年來,各地建成了不少非遺主題展示場館、演藝劇場、旅遊小鎮、旅遊景區、文化園區、街區市集等,有的以當地代表性的非遺項目、門類爲主題;有的則以特定民族、文化圈等爲主題,對地區主要非遺資源予以彙聚。這些非遺主題場館、景區的開發模式主要有兩種,一是以産業開發項目的形式進行規劃、建設和運營,在實現經營性目的的同時兼顧地方文化的弘揚,二是以社會公益項目的形式存在,主要承擔文化宣傳及公共服務職能,通過社會化運營等手段提升效益。

其中有一類非遺主題旅遊景點,福建省、台灣地區等稱之爲“觀光工廠”,是非遺傳習場所擴展旅遊觀光功能的重要方式。一些具備基礎條件的傳統技藝類、中醫藥類、傳統美術類非遺項目保護單位將制作工坊、生産場所等升級爲兼具制作生産、觀光體驗、展示售賣功能的非遺主題觀光工廠。這一類景點讓非物質文化遺産的生産性保護與“體驗經濟”挂鈎,將非遺的獨特工藝流程、手工制作場景、特色生産風貌等轉化爲新型旅遊吸引物,用家喻戶曉的老字號品牌、耳熟能詳的地方特産品類等吸引興趣人群,通過觀光工廠實現文化傳播和産品營銷的有機整合。

在本次评出的优秀案例中,江西景德镇的古窑民俗博览区、湖南长沙的雨花非遺館等都隶属于这一类型,将非遗项目或其场所、要素等转化为旅游产业、文化産業资源予以聚合、包装和运营。例如,雨花非遺館是非遗主题的城市文化消费场馆,一方面为非遗传承人建立工作室、传习所,为非遗项目积累更为广泛的兴趣人群,另一方面为本地及外来消费者提供非遗相关的制成品、文创衍生品及手工体验类、研学服务类文化产品,已然形成了非遗体验经济带动城市周边文旅及相关产业增长的正效应。

5e51f732ce125.png

雨花非遺館

隨著門票經濟向産業經濟、景點旅遊向全域旅遊的轉型,各地都進入了新一輪的旅遊資源挖掘與整合,以期適應旅遊方式的升級和遊客需求的叠代。因而,不少旅遊目的地都已然發現非遺資源的特有禀賦,從節慶、演藝、娛樂,到餐飲、住宿、購物,都可從當地非遺資源中找到差異化、人本化的解決方案,這也是近年來國內旅行中越來越多見到“非遺”的原因。例如,具有吸引力的旅遊商品往往具有一大特點——“過了這村沒這店”,錯過就較難在別處買到。而非物質文化遺産就具有地域性、獨特性、稀缺性等特征,使其制成品具有“該地特有、區別其他”的材質、工藝、外觀及文化內涵,比如特色手工藝品、地方特産食品等。因而,開發好非遺旅遊商品,就可達到購物體驗提升、地方文化推廣的雙重作用。

五、非遺主題旅遊線路:“不走尋常路”

近年來,隨著面向遊客開放的非遺主題景區景點、展示場館、體驗場所的增加,旅行社、旅遊網站等專業服務平台在熱門旅遊目的地線路規劃中增設了不少非遺景點觀覽、演出觀看、手工體驗項目,並作爲行程亮點予以強調;在非遺資源密集且特色明顯、交通區位優勢兼備的地區,非遺保護部門還與這些旅遊服務平台開展合作,探索推出了成系列的非遺主題旅遊線路。例如,2019年“文化和自然遺産日”期間,廣東省、河南省、四川省、上海市等多個省市都推出了系列非遺主題旅遊線路,依據遊客興趣分類、項目地理位置等要素,用旅遊線路導覽和串聯當地各類非遺展示體驗及生産觀光場所。

伴隨著全域旅遊、鄉村旅遊的全面鋪開,文化深度遊、鄉村體驗遊、手工藝體驗遊等的消費群體不斷擴大。非遺主題旅遊線路提供的本土化、個性化、多元化的特色線路可引導遊客探索獨特而鮮活的旅遊目的地文化,體驗地道而有趣的原住民社區生活,或將成爲當代旅遊人群的新潮流。在這一趨勢帶動下,近年來,從事鄉村旅遊服務的民俗戶、農家樂、鄉村民宿、度假村等也主動加入“非遺體驗點”行列,升級休閑娛樂服務項目,爲遊客提供節氣農事體驗、傳統飲食制作體驗、傳統手工藝制作體驗等具有本土文化特色的服務類産品。

此外,有一類新興旅遊方式與非遺傳承與弘揚的初衷結合緊密,就是非遺主題研學旅行,爲非遺與青少年群體架設了親密接觸的橋梁。非遺作爲一類與傳統文化弘揚、古人智慧傳習、文化自信培養息息相關的教育資源,通過研學旅行將教育與娛樂、文化與旅遊、觀光與體驗、認知與創造融于一體,引導青少年走進非遺傳習環境中來,促進地方文化認同的養成及多元文化間的交流互鑒。例如,浙江省紹興市在今年7月推出了首批16家非遺研學遊基地,將適于青少年參觀、體驗的非遺傳習實踐、展示演出場所進行統一包裝推介。在推出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裏,這些基地就接待了研學遊團隊266批次,11450人次,獲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10]。

5e51f74969660.png

紹興市非遺研學遊實踐基地


綜上所述,非遺與旅遊在時間和空間兩個維度上進行融合,可呈現以上五種類型,旅遊活動爲非物質文化遺産提供了重要的文化傳播渠道,可爲非遺的傳承與振興提供不可忽視的正向能量。但在融合過程中需要遵守一些基本原則:一是文化尊重原則,不是所有的非遺項目都可以與旅遊活動相結合,比如具有隱秘性、神聖性的特定習俗,不可作爲旅遊資源進行開發利用;二是可持續原則,在旅遊開發過程中對非遺資源的利用不可對遺産的存續力造成威脅,要警惕過度商業化,杜絕對遺産資源的碎片化利用、歪曲性改編,造成遺産內涵的曲解、丟失;三是保障受益原則,要切實保護非遺傳承人及相關社區的知識與技能不被盜用,及防止因經濟利益等原因對非遺傳承秩序的人爲破壞,保障非遺傳承人、技藝持有者、手藝人、表演者及相關社區從旅遊開發活動中切實受益。如果違背了這些原則,也就違背了非遺與旅遊融合促進遺産保護的初衷。

注釋:

1、王學思.全國非遺保護工作先進代表和傳承人座談活動舉行[N].中國文化報,2018-6-9:2版.

2、陳熠瑤.非遺與旅遊融合十大優秀案例發布[N].中國旅遊報,2019-6-10:2版.

3、统计数据来源: 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网(www.ihchina.cn).2019-08-26查询.

4、中共南京市委宣傳部.1700歲的秦淮燈會,南京人的儀式感[EB].南京市委市政府新媒體平台“南京發布”,2019-01-16.

5、张江信,袁婷婷.秦淮灯会:立足传统巧创新 活态传承促发展[N].中国旅游报,2019-07-04.

6、国家旅游局.旅游服务基础术语(GB/T16766-1997) [S].北京:中国标准出版社,1997:3.

7、文化和旅遊部財務司.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和旅遊部2018年文化和旅遊發展統計公報[EB].文化和旅遊部網站,2019-05-30.

8、業祖潤.傳統聚落環境空間結構探析[J].建築學報,2001(12):21-24.

9、馬航.中國傳統村落的延續與演變——傳統聚落規劃的再思考[J].城市規劃學刊,2006(01):102-107.

10、數據來源:紹興市非物質文化遺産保護中心彙總統計。

本文刊載于《原生態民族文化學刊》2020年第1期(點擊“閱讀原文”可閱讀全刊),配圖收集自網絡,僅作爲公益分享。

作者:杨红,中国传媒大学文化産業管理学院艺术管理系主任、副教授


聯系我們
電話:400-666-1656
全國招商電話:400-000-6368
传真:0533-7985376 邮编:100079
郵箱:customerservicecenter@yulinbaoxian.cn
免責聲明 / 版權聲明
? Copyright 2018 世屹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网站备案号: 京ICP備17062346號
(function(){ var canonicalURL, curProtocol; //Get the tag var x=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link"); //Find the last canonical URL if(x.length > 0){ for (i=0;i